もも

【耀中心】光

我知道每个人都有灵魂伴侣,尽管不是都能找到——这太独一无二了,而地球又有一点五亿平的陆地七十多亿的人。
浪漫过了头,以至于我从孩提时代起就一直梦想着、找到我命中注定的爱人。
为此我展开了一场漫长的旅行。
我通常靠丢骰子来决定下一个目的地(为此我还收集了很多有趣的骰子),凭直觉横跨都市,我相信命运女神会把我带到爱人的身边
况且要真让我地毯式搜寻整个地球也太过分了吧

总之,在某一个冬天,我来到了中国。当我饥肠辘辘的游荡在街头,寻找着看上去靠谱的旅店的时候,我注意到了一个男人胸口发着光。
尽管这才大白天,尽管他穿着厚厚的衣服,我还是注意到了那光!附近没有再像我一样回应光芒的人了。这个人就是我的灵魂伴侣!
不幸的是,确认只有我与之回应的这段小小的时间,让他消失在人海中。

我没有去追。

…我…我害怕起来了,因为我注意到了他抬起手遮在胸口的动作。
也许他是不相信能遇见灵魂伴侣的大多数人的一员,也许他注意到了我,但他已经拥有了爱人,甚至家庭,又或许他恐同,他无法接受一个美国男人。

但是,在第二天,我又遇见他了,也许这是他工作的必经之路,我鼓起勇气追了上去,牵起他手的时候,光芒果然又亮起来了。

我记不起我们究竟说了什么,我太专注于用眼睛去慢慢描摹他的面庞,他太美了。
“晚上我们再见面谈一谈吧”

现在我躺在床上,意识却好像还立在街上,看着他的背影。某种漂浮在云层上一般的失重感,叫我像小屁孩一样紧张激动得热血乱窜。

我们在露天咖啡馆见面了,他很美,尽管我已经夸赞过一次了,但我还可以变着花样再说无数次。他说,他已经有爱人了,他向一个俄罗斯佬发誓过他们的爱情胜过灵魂伴侣。
俄罗斯佬击败了美国佬。
他看向我的双眼中没有一丝阴霾,澄净又透亮,尽管我不懂为什么黑色的眼珠子能做到这个,像黑色的玻璃。在里面,我也被染成了黑色,我几乎要怒吼,要哭泣,要跪下祈求他选择我……但是我没有,我是成年人。

我说,你让我很难过,我旅行了很久才找到了你,你却抛弃了我。
他笑了,我们开始聊天,天渐渐昏暗但是没有关系,我们有彼此充当大号手电。
爱意渐渐膨胀于我心中,他确实是我的灵魂伴侣,但却不是我的爱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好打tag呀

评论(10)
热度(22)

© 流泪momo头 | Powered by LOFTER